國家醫保局消息 高值耗材要這樣管控
發布日期:2019-07-01

        7月30日上午,據國家醫保局官網消息,醫保局回復了對全國人大代表關于“調整醫療器械定價機制,降低國家醫療費用的建議”,同時也指出了下一步關于高值耗材治理的工作安排。

        通過帶量采購,實現量價掛鉤

        目前,我國醫療器械現行價格的制定,應按照以下環節來進行。
 

        關于價格的制定上。國家醫保局指出,長期以來,醫療器械價格一直實行市場調節,經營者可以根據成本供求變化等因素自主確定交易價格。

        但是,部分醫療器械已經作為成本納入醫療服務項目中,故不能單獨向患者收費。醫療機構會根據臨床需要,選擇性價比適宜的品牌,此類醫療器械的價格受到醫療服務項目價格的間接制約。

        從目前的招采機制是,各省市采用集中采購。以江西省對冠脈支架等9類高值醫用耗材實行集中采購為例。

        第一個環節是參考價掛網,企業申報各省份最低中標(掛網)價格,公示后形成掛網采購目錄和參考價。緊接著的是醫院議價采購,醫院與企業網上議價,按不高于參考價議定成交價格。

       最后的一項就是價格動態調整。這要求企業根據全國最新中標(掛網)價格動態調整參考價。以近期安徽省高值醫用耗材集中帶量采購談判議價為例,其模式主要是通過帶量采購,最終實現量價掛鉤。

       需要注意到的,在這個過程中對失信行為管理十分嚴格,對未誠信申報價格的,將實行定期通報、市場清退。

        在支付環節。根據現行政策,對可單獨收費的一次性醫用耗材,如:心臟起搏器、血管支架等體內置換的人工器官、體內置放材料等,醫?;鴆糠種Ц?。對各省醫療保障部門規定不可單獨收費的一次性醫用材料,醫?;鴆揮柚Ц?。

嚴打,醫械市場帶金銷售

        醫保局文件指出,目前醫療器械中的高值醫用耗材,市場環境較為復雜,存在很多急需解決的問題:一是定義界定不清。國內外對高值醫用耗材尚無明確定義,國家層面也未對高值醫用耗材的范圍予以界定。

        同時,編碼上仍在統一階段中,目前國內高值醫用耗材編碼存在多個版本,各地在實際應用中基于生產監管、招標采購、醫保報銷等不同用途,使用不同版本的編碼。

        在生產流通領域中,市場情況也較為混亂。國內高值醫用耗材生產和經營企業總體上呈現“多、散、小”狀態,全國醫療器械(含高值醫用耗材)生產企業約1.6萬家,經營企業約41萬家,企業準入門檻低,監管不嚴,違規成本低。

        在競爭上,高值耗材試用中的進口產品仍占據較大比重。強生、美敦力、波科等大型外資企業約占65%的市場份額。

        在給患者臨床使用中,仍存在很多不規范的問題,高值醫用耗材存在過度使用或超范圍使用時有發生。一些醫療機構、醫務人員與生產、銷售企業存在灰色交易,臨床回扣、帶金銷售等違法違規行為仍是行業亟待解決的問題。

各環節嚴控高值耗材價格

        目前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已經審議通過了《關于治理高值醫用耗材的改革方案》,主要是針對高值醫用耗材價格虛高、過度使用的情況。接下來醫保局將大力開展的工作是:

        首先是要把價格降下來。通過“編碼可比對、平臺全透明、銷售零差率、準入管一批、招采降一批、支付標準壓一批”等方法,使高值醫用耗材價格形成機制,降低虛高價格。

        同時,在防濫用和嚴監管層面兩手抓。在這一塊醫保局將嚴格行業管理、醫保管理和醫院自我管理,綜合整治高值醫用耗材過度使用等亂象。將會建立多部門聯動響應的違法違紀違規查處機制,對生產、流通、使用各環節進行監督管理。

高值耗材治理,重中之重

        7月26日,國家醫療保障局局長胡靜林在學習時報刊登了署名文章時也表示。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審議通過的《關于治理高值醫用耗材的改革方案》,著力推進相關改革落地。

        6月26日,胡靜林赴安徽和江蘇調研時指出,安徽省率先在全國開展高值耗材集中帶量采購談判試點,堅持了帶量采購的原則,實現了招采合一。此后,江蘇省和山東省相繼開展高值耗材的治理。

        可以看到,未來高值耗材談判采購將成常態,告別高毛利。耗材的規范使用,主要就是防止濫用,最終將抵制產品在院的銷售。國家衛健委副主任也曾公開表示,價格的改革只有進行時,沒有完成時。

    回到頂部